2012年1月26日

訪談 Brian Alleyne,研究 KDE 的社會學家

幾個月前,英國社會學(Sociology)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「Challenging Code: A Sociological Reading of the KDE Free Software Project」。渴望找出 KDE 需要的社會學研究。Dot 的編輯 Oriol Mirosa 聯繫文章的作者,社會學家 Brian Alleyne。他同意要採訪的主題。請繼續閱讀以瞭解更多有關Brian、社會學與 KDE 對社會科學的的意義:


(僅節譯部分)

Oriol:作為一個社會學家,你是怎麼將 KDE 的興趣作為一個研究課題?

Brian:那是將我生命中的兩個主要興趣結合的夢想:社會學和電腦。KDE 軟體作為開放的技術,可以讓我們了解背後運作的原理。而我將它作為一個研究課題的主要原因是優秀的線上社群和資源。專案網站對研究員來說是極好資源。我也從「People behind KDE」系列了解很多關於 KDE 的人物。傳記對像我一樣的人來說是金礦,因為從我的博士研究起,我在我的工作中採用傳記法(即深入研究個人的生活,以瞭解特定的社會進展)。

作為一位社會學家我對社群的理念很感興趣,人們如何來瞭解自己屬於一些社群和他們如何決定誰屬於社群。我近幾年的工作在這個社群問題上。我對社群進行 FLOSS 討論的頻率感到驚訝,尤其在 KDE 更明顯。即使我固定使用 KDE 軟體,但我社會學的那一半產生了疑問:KDE 社群是什麼?誰參與其中?FLOSS 社群特徵的活動有哪些種類?有社會學家瞭解社會結構嗎,例如社會階級?那裡涉及一些獨特的文化嗎,例如使用的語言?KDE 社群產生什麼樣的知識與價值?在社群中學習如何進行?社群是如何管理?

Oriol:你發表了一份關於 KDE 的論文,標題為「Challenging Code: A Sociological Reading of the KDE Free Software Project.」。你在這份論文中提出的主要論點是什麼?

Brian:嗯,這份論文是系列中的第一份。我的目標是藉由專案的討論,將 FLOSS 帶入主流(英國)社會學。我還想從激進主義與社會運動的社會學理論思考 KDE 專案。我的基本論點是 KDE,但作為 FLOSS 的意義更普遍。這是在軟體生產和使用的經濟和社會的關係作出必要的干預。KDE 作為根本上民主與開放的專案,拒絕專有軟體的準則。不單只是軟體的政治。事實上是廣泛的潛在轉變,社會和經濟走向開放和分享的一個範例。它只是太早知道一切將會改變。但我想社會學家應更重視 FLOSS,因為它在我們的世界是一個關鍵的空間,並且很可能會增加其意義。

我在論文中的整體框架是社會運動的理論視角,這認為它們是認知實踐:產生和應用知識在特定政治專案追求的一種方式 (政治是廣泛地指任何活動,有不同的、反對的想法和目標,需要解決哪幾種類型的衝突)。我認為這一框架是適合分析 KDE 作為專案。

FLOSS 有很多的材料可撰寫(我在我的論文討論其中一些)。但即使你不是駭客,你至少要使用 geek 方式表現。例如 Raymond 的 The Art of Unix Programming 就要求相當的技術知識。我想討論一個社會科學非技術性的研究可以把握的專案。但這個專案必須是 FLOSS 世界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。KDE 相當合適,它符合所有我所有需求,這是我幾年來一直使用的專案和軟體套件。我試著作為一種以 KDE 為代表的自由和開放原始碼軟體世界,和社會學家之間翻譯者。

Oriol:你怎麼進行 KDE 的研究?

Brian:我的工作稱之為民族誌,來自人類學的術語;民族誌是社會和文化環境或社區的書面記載。若要製作民族誌,研究員要長時間沉浸在他們想研究的世界。透過使用 KDE 軟體在我自己幾年來的工作,做為使用者我已經沉浸在其中。我閱讀了許多郵件論壇和論壇,與近期、各種部落格和 podcasts。我收集關鍵人物的採訪。我主要的面對面專案接觸,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 Akademy 2007。那裡我和許多人有非正式的會談。因為我的興趣在敘事文字,到目前為止我都有關注網路上發佈的材料。在未來,我希望做更多的採訪和觀察工作。

Oriol:你對研究的未來計畫是什麼?包括 KDE 嗎?

Brian:我剛寫完一篇關於駭客的論文,其中我採取各種形式的概述:保密、FLOSS hacking、 hacktivism,和 hardware hacking。我剛完成另一份論文,Ideas of community in FLOSS worlds。應用社群的社會學理論在許多 FLOSS 社群的接合;我研究實證材料以近期從 Mandriva 分支的 Mageia 作為社群衝突的例子。我也在看 Jono Bacon 的書,The Art of Community。除此之外,我希望透過採訪和參與為 KDE 做更多的工作。

Oriol:在你的研究的過程中,與您作為使用者的體驗。KDE 社群該考慮什麼讓 KDE 更易用嗎?

Brian:我認為文件需要更好。這是我希望在將來作出貢獻的領域之一。

Oriol:你最喜歡 KDE 軟體哪一點?你最喜歡的應用程式?

Brian:我喜歡一切都有很好的自定性。我喜歡整體視覺樣式的一致性。對我來說最令人興奮的是 Nepomuk 的承諾:我認為 Sebastian Trueg 做了精彩的工作。我期待著充分實現的語義的桌面,對於我的工作將是一大助力,對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的許多學者也是。

我最喜歡的 KDE 桌面應用程式 Amarok。總體而言,我真的很喜歡 Plasma 開發的方式。我正在關注 ownCloud

Oriol:最後,您有任何的想法,想與 Dot 的讀者分享嗎?

Brian:我非常高興地完成像 KDE 這樣豐富、充滿活力專案的研究。

Oriol:非常感謝您和您的見解!

來源:Interview with Brian Alleyne, Sociologist Studying KDE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